□本報記者郭毅
  □本報通訊員張強
  本報關於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信鴿協會秘書長一職“賣出”80萬元的報道刊發後,引起廣大讀者關註。哈爾濱市多名鴿友反映,鴿會除了舉行比賽外,還舉辦各種場外“博彩”活動並抽成,這個非營利性社會組織幾乎成了“賭博協會”;鴿會前任主席曾受過刑事處罰,現任主席則使用假名。針對諸多問題,鴿友多次向哈爾濱市體育總會反映情況,卻遭到不予受理的境遇。對此,哈爾濱體育總會稱:博彩不允許;前任主席受過刑事處罰但未剝奪政治權利;對現任主席使用假名一事不知情。
  房士竣是一名地地道道的老鴿友,從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就開始養鴿子,現在是哈爾濱市信鴿協會辦公室主任。房士竣說,鴿會從上屆班子開始就亂套了,兩任主席都有問題。“2006年,劉某某當選上一屆鴿會主席;2007年,劉某某高價把鴿子賣掉,買主後來發現鴿子比賽成績不好,懷疑物非所值,去找劉某某理論並要求退款,雙方發生矛盾並打架,最後劉某某因傷害他人被判入獄兩年半;2009年下半年,劉某某出獄,仍以主席的身份組織了秋季比賽。被判過刑的人怎麼能當鴿會的領導呢”?
  房士竣說:“2010年鴿會換屆,由於鴿友意見太大,哈爾濱市體育總會就沒有讓劉某某當主席了。隨後,劉某某找來陳某某當主席,他當副主席兼秘書長,繼續操控鴿會。”
  2010年5月14日,在體育總會的組織下,鴿會重新選舉主席。“這次選舉也是假的,候選人只有陳某某一個人,並且還用假名,這叫什麼選舉呢?劉某某這個副主席一直當到2013年,2014年年初就發生了孫研一花80萬元買秘書長的事。”房士竣說,陳某某當主席後,把鴿會的法定代表人也換了。“不但鴿友沒見過新法定代表人,甚至連我這個辦公室主任也沒見過”。
  作為鴿會辦公室主任,房士竣一直保管著協會公章。“孫研一主持工作後,又刻制了一套公章,用來收取鴿友的會費、報名費等,現在已經收了130多萬元了。”房士竣說。
  “協會鴿子真奇怪,不當會長飛不快”,這是哈爾濱市信鴿協會鴿友私底下流傳的一句順口溜。根據哈爾濱市信鴿協會2011年度的成績冊顯示,秋季填大坑(一種賭博形式)五關賽上,劉某某得了第一名和第二名,陳某某得了第三名和第四名;秋季特比環五關金手指綜合成績單上,在2000元組、1000元組、500元組比賽中,陳某某均獲得冠軍。
  李玉傑也是一名老鴿友,曾在鴿會裡任監督員。“鴿會兩任主席都涉嫌在比賽中作弊,他們當主席的時候,自己的鴿子飛的就快,成績就好。僅2011年,劉某某就狂攬100多萬元獎金。”李玉傑說。
  “現任鴿會主席陳某某也涉嫌在比賽中作弊,我經過調查後,發現這個主席不是真名字。”李玉傑說,“陳某某是哈爾濱市某系統的一位領導,我是去他單位瞭解情況後才知道他的真名。”有的鴿友為了調查,還給陳某某現在使用的兩個手機號分別繳費,打出了繳費發票,顯示名字都是他的真實姓名。“現在陳某某使用假名的事兒,在鴿友之間已經是半公開的秘密了。一個使用假名的國家幹部,怎麼會當上鴿會主席的呢?體育總會是怎麼審查的呢?”
  記者在調查中瞭解到,哈爾濱市信鴿協會除了組織比賽以外,還在場外組織“豐富多彩”的博彩活動,並提取5%至10%的費用。“鴿會就是一個在哈爾濱市體育總會領導下的賭博協會,是一個設賭的莊家,並且是公開的,所有的賭博成績都印在成績冊中,有據可查。根據規定,社會團體不得從事營利性經營活動,這麼做是非法的。”李玉傑說,很多鴿友就前任主席判過刑、現任主席用假名、比賽涉嫌作弊等種種問題多次向哈爾濱市體育總會反映,但都未得到受理。
  針對一系列問題,4月4日,哈爾濱市體育總會副主席曲建軍對《法制日報》記者解釋說,鴿會的比賽獎金多少是合法的,鴿友都認可,但通過賽事賭博肯定是不允許的;劉某某不是前任鴿會主席,即便任鴿會領導的劉某某受過刑事處罰,但他並未被剝奪政治權利,仍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;體育總會只對鴿會的法定代表人進行審核登記備案,鴿會其他領導不備案,只知道現任主席叫陳某某,不知道陳某某還有另外一個名字,體育總會將對陳某某使用假名一事予以糾正;至於公章的事,是協會內部事務,體育總會不參與。
  曲建軍承認:“鴿會整得亂糟糟的,所以我在群眾路線教育活動中也檢討這個事兒了。”
  本報哈爾濱4月7日電
  (原標題:哈市信鴿協會兩任主席均被指有“問題”)
創作者介紹

2007

su78summq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